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爱财数字货币分析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88|回复: 0

第十三章 离开上海

[复制链接]

1339

主题

1360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2217
发表于 2019-5-7 23:3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十三章  离开上海


在五部委的通知下达之前盘已经开始下跌,等我看到160这个位置有一万多买单的时候认为盘能守住,结果眼看着一万的托单一点点不砸完。Okcoin的聊天群也是在炸锅,各种说法都有,有说已经腰斩了再跌还能跌多少?有说千金难买牛回头的,也有说100肯定是要破的。当你想割肉的时候盘却横盘了,而横盘震荡指标也都修复了,看似要反弹了,又不舍得去割了。大家都在讨论什么原因导致的大跌,然后就开始有人转载五部委的文件了。


问题是找到了,那么到底还跌不跌却没人知道,看着横盘想反弹的样子,不舍得就这样割肉,我决定不割了。抗单就抗单吧,只割利润不割肉是感觉不到疼的。而当我决定不割肉继续抗的时候,盘又再次下跌,莱特从160跌到了130.没有反弹,一直横盘。


上班下班,工作完全没有了动力,出错的次数越来越多,经理又找我谈话了。


“成军啊,你这样不行啊,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啊?最近完全不在状态啊。”经理说道。


“对不起经理,最近小孩生病了。老是好不了。”我也只能撒谎了。


“去大点的医院啊,钱不够可以开口,我先借给你。”我的这个经理人心肠是真的好。


“不用了,谢谢。我已经交代我媳妇儿了。工作上我会努力的。”我也只能应付了。


“努力工作,有什么事情经管开口。能帮的我们大家都会帮忙的。”经理跟我说了声也就回他的办公室忙去了。


公司的氛围是真心的好,除了非常忙意外其他都是好的没话讲。谁过生日都会有生日蛋糕大家一起吃,这是公司自己出钱买的。如果不是莱特币跌的让我没心情,我估计我能一直待在这个公司。


一转眼,到了年底,莱特币还是在横盘,这里已经横了1个多月了。大家也都在讨论,指标什么的都在底部,横的越久这盘越有希望大涨。


与此同时,家里父母与老婆一致商量,让我回河南上班,第一离家太远,第二郑州的工资也不算太低,听别人说在郑州都拿五六千呢。第三郑州的物价肯定要比上海便宜。所以,我思前想后也决定离开上海了。


办理了离职手续,正好也到了该过年。离职的日期正好是公司安排年夜饭。本来是不想去的,大家对我都挺好,经理是真不舍得我走,奈何我还是要离开。经理拉着我的手说:


“成军啊,你走了我估计我也做不成了,没有你替我分担,我就是24小时也做不完啊。我现在每天做到晚上2点都忙不完的事情,以后我可是要每天工作24小时了。”经理把我的手捏的生疼啊。


“经理,别。我走了还会有人来啊。没理由因为我的离开你就为我离职啊。这样我会内疚啊。”我屁的内疚,公司离了我照样转。我只是个小人物,还做不到影响公司的运转。


“年夜饭一定要吃,就当送行了。”这经理不但拉我手,还搭起了我肩,让我一阵恶寒啊。


“经理啊。我吃还不行么?别这样,我不好这口儿。”我终于挣脱了,对着手臂一顿猛扫。这经理是马来西亚人,从我来公司就没见他回去过,听同事说他是自己租房子住,家里老婆孩子都在马来西亚,这该有多渴啊。我对男人真没兴趣。


下班把自己在公司的工具什么的送回家,然后骑车去到了聚餐的地方。


大家都在,包了四桌在一起吃饭。起先我是不喝酒的,跟同事们喝饮料,可是好景不长,老板在挨个桌子来敬酒,慰问同事,大家辛苦了为公司。结果女业务都喝酒了,到我这里不喝也要喝啊。他们的酒还是老板从马来西亚带过来的,叫啥名字我是不记得了,但是喝起来很重的土味与树根的味道。我也只能当吃土了。他们都是掺着雪碧喝,而我不知道,结果我是直接喝的。


经理来敬了一圈,底下的人也该去他们桌子敬酒了,一来二去就喝嗨了。一群人在吼,在喊,刚开始我并没加入,但是看他们一二“啊”的开始喊着号子在吼,一会儿我也加入了进去,气氛是彻底燃了起来。拼酒,干杯成了主旋律,而这个时候我还是喝的不掺雪碧的树根味的白酒,他们喝掺的。一杯又一杯啊,一瓶又一瓶。


我记得我是喝了2瓶,具体度数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是喝高了。散伙后他们要去唱歌,我是真的不想去啊。一出饭店,风一吹头晕的厉害。而业务经理一吹风,张口想说话没说出来,哇的一口就喷了。哎!你一个业务经理居然酒量这么低,跟我拼酒,我可是二锅头一斤半的量啊。我的设计部经理摇摇晃晃的搀着吐完的业务经理打车走了,我也头晕的厉害啊,骑车赶快回家,时间久了我估计我也要吐,胃里有点翻腾了。


我估计我是没喝习惯这种酒,所以才会胃里翻腾,骑了半个小时没找到家。眯着睡眼朦胧的眼睛,头晕的厉害,我发现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眯着眼睛,使劲晃了晃头,给我嫂子打了个电话:


“嫂子,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”


“军啊。你现在在哪里啊?”我嫂子担心道。


“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。”我是真不知道我在哪里。而且连个人都看不到,这才晚上9点多而已。


“那你骑着再走走,找个人问问。喝多了?”我嫂子问道。


“还行,没太高。回去没问题。等我找个人问问吧。”挂了电话我就又歪歪扭扭的继续骑车找人。


又骑了约莫5分钟,终于找到了人,问清楚了回去了路。原来我走反了方向。这个时候我还是能够清晰的记得的。骑车又骑了半个小时,我回到了家。头脑越来越昏沉,瞌睡感越来越强,好几次都是骑着就想睡着。不过终于还是到家了。撞着楼梯撞着墙,摇摇摆摆的到了六楼,太困了,只能用头去敲门了。再然后我就真的睡着了。怎么进的屋子我都不记得了。第二天听我嫂子说我吐了好多,地板她打扫了半个小时才弄感觉。我是被她叫醒自己上床睡觉的,这些我是不记得的。


昨晚的气氛真的太嗨了,忍不住就喝多了。以后要记住不能这样喝了,万一出丑了多丢人啊。还好这次丢人是丢到自己家人面前。


今天在家里睡了一天,起床后头还是有些疼啊。洗洗脸吃了晚饭,终于恢复了一些,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去看盘,120附近,又阴跌了10块钱,从横盘130一个来月到现在阴跌几块钱然后一根又拉上去,就这样慢慢的阴跌震荡。


又在上海待了一天,在腊月26跟我哥我嫂子我侄子我们四个一起回了开封。


上海这地方,待一年,虽然离开有点可惜,但是我并不相信回家我就会找不到工作。


过年,欢天喜地的只是心情,现在过年不让放炮了。没有什么年的气氛了。


初一早上,给父母拜年,给亲戚拜年,然后找朋友一起玩一天,基本上年就算这样过去了,从初二到初五我跟我哥不停的去走亲戚。没啥可说的,基本上都一样。初六送我哥去了火车站,然后我也该去找工作了。于此同时,比特莱特的价格是彻底横盘了。比特一天波动几块钱,莱特一天波动几分钱郁闷了。


初八,郑州,我来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爱财数字货币分析网  

GMT+8, 2020-10-29 13:29 , Processed in 0.049469 second(s), 4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